ri53 oewo ag6g p1v5 73jl fbx1 ft7r 0qe6 5cyg qqgc

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k6uk.com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八十二章 夕霞流照

    徽音殿在毓德宫内第三重院落,最好的景致,便是夕霞流照。(www.k6uk.com)

    晟曜过来的时候,我正在徽音殿廊下凭栏而坐。

    执了一柄团扇,看着落日余晖在天边云朵里撒开温暖的却即将消逝的光线。云朵原本洁白无邪,被这或深或浅的金黄、火红一晕染,顿时妩媚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莞。”

    听见晟曜的声音,我未语先笑,回头看他,笑道:“太子殿下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在我身旁坐下,笑道:“是,今日收到几个好消息,朝堂上议事也比往常顺利,所以回来的早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消息呢?”我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废太子原本在豫州支持下,挟府兵自用,发檄文于天下,招兵买马妄图杀回京都。原本朝廷也可以派兵剿灭,只是,那样一来对我大齐兵力来说是内耗。因此你劝我对豫州太守老父予以优待,叫晟旸疑心生暗鬼,离间他与太守宋彦伯,不战而屈人之兵。”

    他勾了勾唇,笑道:“如今咱们潜过去的细作假称是宋彦伯京中旧友,只在宋彦伯府上门房里喝了一碗茶就告辞,隐匿在市井之间。晟旸得知有京都口音的人去了宋彦伯府上,便询问宋彦伯,宋彦伯却压根没见到这个人,自然否认有此事。晟旸疑心宋彦伯已经投了我,竟先下手将宋彦伯拔了官服,囚禁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那豫州地界,废太子可是初来咋到,贸然囚禁宋彦伯,他能调动得了豫州军政两方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我看他们内乱已成,便采纳了许相的意思,派兵前往、在豫州界围而不剿,就等着豫州叛军哗变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以最小的内耗平息这场内乱,的确是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然而我话锋一转,问道:“废太子的母家和妻族都是柳氏,不知,殿下如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柳相,如今依旧托辞抱病”,晟曜眸色有些暗淡,“他在朝多年,又是晟旸母家、妻族,无论如何都不会对我俯首。自然不能再留他在相位。只是,罢黜他一人容易,我担心的是柳相一派官员,在朝中占了六成,这若是全部削职……”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“我担心牵连太广,非大齐之福。”

    居然只是罢黜柳相而已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擒贼擒王便是。”

    晟曜若有所思:“若是如此,与柳相只是依附,不是骨干的官员,不追究就是了。那能准确甄别出柳相一脉的官员名单和亲疏关系便是重中之重。之前庆云出,在场官员的反应我已经让人都理了出来,倒是可以借此甄别一二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殿下莫忘了,百官奏请立储大典的折子,其实也是一个佐证。柳相一脉的一定不会第一批上折子。多方比对,纵有遗漏,也不影响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天边夕霞渐渐暗沉下去,笑道:“殿下若要知道的更详细,不如对柳府问罪抄家。柳相书房之内,信件文书应该不少。若是有了这些,殿下还怕不能辨忠奸?”

    晟曜扭过头看我:“抄家,以何名目?”

    “排除异己,构陷忠良!”

    我直视他,缓缓的道:“昭明二十六年,科场舞弊案。顾氏蒙冤,柳氏入主东宫妃。这其中,柳相柳居正大人功不可没啊!”

    晟曜低头俯视着我,目光闪动。

    我继续道:“柳相结党营私,如果再不铲除,真的等到百官只知有柳氏而不知有晟氏的那一日,就无力回天了。如今你处处被掣肘,虽借着天命储君收服了许多官员,可只要柳相不倒,废太子就有死灰复燃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想起前日赤芙进宫见我带来的哥哥的信函,对柳居正当年所作所为的怒火便腾地一下冒了起来。

    哥哥升任车骑将军,礼部尚书徐既济更要卖他几分面子,哥哥便加快了查访的进展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,当年出面告发的礼部员外郎何秉衷被哥哥旁敲侧击的说漏了嘴,叫哥哥顺藤摸瓜的查了下去。加上侯晓岚自任礼部侍郎,便细细解析当年科场舞弊案的案卷,抽丝剥茧,查找出不少新的物证、人证来。

    科场舞弊案,并非子虚乌有。可这舞弊泄题的源头,却不是我的父亲、当年主考——顾相顾征。

    而是柳相柳居正。

    借机敛财不说,还以此为矛,攻击与他政见不和的顾氏,又因此去掉了自己女儿册封太子妃的最大对手——我的姐姐、顾氏嫡长女顾明珊。

    真是一举三得!

    不愧老奸巨猾四个字。

    现如今,只要晟曜同意上报威帝,着大理寺调查柳居正,抄家论罪。哥哥和侯晓岚就可以把手上查到的材料交给他们,由他们来翻查当年顾氏旧案,就有翻案的可能。

    而柳氏一脉官员群龙无首,自然更容易瓦解,更容易酌情收服。晟曜当日所说的两个难处,便也都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我伸手牵住他衣袖,掷地有声:“大事已然,骑兽之势。殿下,您还要犹豫么?”

    晟曜沉吟良久:“原本有大皇兄的事情在,我对柳氏一族早已恨之入骨。只是当年事查无实据,又怕手段太过激烈,引起朝堂不稳。原本准备先罢黜相位,再徐徐图之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笑道:“是我优柔了!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夕霞消散、暮霭四合的天空,笑道:“殿下性本果敢,并非优柔,只不过如今统理朝政,需要考虑的事情多而已。恭祝殿下早日铲除柳氏,到那时,才是真正的太阿在握!”

    晟曜扬眉,低下头凝视我片刻,道:“那是你期盼的吗?我总叫你如意就是!”

    他说的话我不甚明白,然而语气坚定,又透着情深一片,暮色光影将他的脸勾勒的越发英挺,偏又溢满温柔。

    我不由心醉,微微笑着点了头。

    后来听说,第二日晟曜就带着许相和礼部侍郎侯晓岚去禀明了威帝。

    威帝念及元后,原本还要姑息柳氏。

    许相便问威帝:“不知陛下上次所受刀伤是否痊愈了?阴天下雨之时,可还会疼痛?老臣前年不小心跌伤,如今天气更替之时,都还疼的厉害!”